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

2020-08-23 02:22

据了解,院子里住的是秦淮区环卫所的工人,而院子里的垃圾,是五老村街道堆放的。一名街道负责人说:“都是临时堆放的,会定期清理。”

汪永平说,去年11月下旬,他和一批研究大屠杀史实的专家被邀请到原白下区政府,参加区里的文化工作会议。他曾递交过一个关于修缮保护慰安所旧址的提案,并得到了不少主管单位的认同。

对此,秦淮区文化局文物保护管理科负责人黄枫介绍,慰安所旧址这一地块的产权属于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,他说:“必须由上级部门授权,我们才能立项保护,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指令。”随后,记者联系了南京市文广新局的相关负责人,他表示,慰安所既不是文物,也不属于近现代建筑,文广新局并不负责此事。最后,记者从秦淮区文化局了解到,去年规划建立慰安妇历史陈列馆的事情,目前并没有任何进展。

当年给慰安所“体检”的南工大教授汪永平告诉记者,“这个项目的推延,和两区合并有关。”

77岁的屈大爷是老南京人,他说:“我在附近住了几十年,看着这个房子一点点地破落下去,很心疼。这处地方是南京所受耻辱的见证,应当好好保护。”

旧址里,垃圾成山

大院里堆满了垃圾 马晶晶 摄

专家

位于中山东路利济巷的慰安所,是二战期间日军在亚洲建立的最大规模、也是目前保存最完整的慰安所。去年11月,现代快报记者曾去探访过,整个慰安所旧址损毁严重,堆满垃圾和杂物。相关部门当时表示,将对利济巷慰安所进行立项保护,并建立慰安妇历史陈列馆。可是,时隔一年,这处慰安所不仅没有得到保护,它的状况甚至比之前更差。

保护规划没有进展

走进大门,有一个约百平米的大院。院子里有一座垃圾山和3间简易板房,记者想到建筑里面看看,都不知该从哪里进去。

正在记者惊讶于慰安所旧址的破败时,一名穿环卫服的人走出简易板房,拿起一根水管对着垃圾山浇水。他说:“浇水是防止灰尘太大,这些垃圾今天就会拖走。”

昨天上午,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利济巷。绕着慰安所旧址外围转了一圈,记者在南侧发现,那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。

它的现状

可能与两区合并有关

那么,慰安所旧址究竟该如何保护?去年11月,相关部门立项建立历史陈列馆的规划又如何了呢?

它的未来

除了这个原因,汪永平还猜测,可能和修缮费用太高有关。

利济巷慰安所是目前保存最完整的慰安所,但这个慰安所如今饱受垃圾困扰。

“但老秦淮、老白下合并后,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,没人问。”汪永平回忆,听说还有开发商想利用这块地搞投资。

修缮方案不了了之

慰安所占地3850平方米,损毁得相当严重。“按市价算,每平方米的修缮费在8千元到1万元,再加上周边的环境整治,5000万的修缮费都是保守估计。”汪永平认为,想推动慰安所旧址的保护、修缮,必须尽快立项并推动相关的文化产业。

旧址中的几幢小楼,已经破败不堪,有的窗户窗框还在,但玻璃全碎了,有的甚至连窗框都脱落了。破损最为严重的一幢楼,因为几年前的一场大火,房顶都塌了。

一排整齐的铁钉,结结实实钉在了一楼迎街的砖墙上,钉子上挂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衣服。继续向大门走,地上有一滩滩的粪便,恶臭扑鼻。几辆送货的卡车停在那里,一名正在卸货的工人告诉记者,这些粪便都是一大早来科巷菜市场做生意的人造成的,“他们图方便,就在围墙下面解决了。”